歡天喜地小孟婆
章節目錄

第七十二章 陰謀與反陰謀

書名:歡天喜地小孟婆 作者:妖精兔 字數:5607

午間.吃了午飯.龍小小便與綠意一同前往花園.她有些奇怪.為何每一座宮殿都會修建一個花園.到了那兒才知道.不管你是惡棍還是天使.都有疲憊的時候.這時候花園便是一個很好的場所.消除疲勞.修身養性.

花園中有很多花.光是一種花便有多種品種.龍小小看來看去.卻沒有看到紫鳶花.魔皇不是自稱十分愛那女子.為何連一點紫鳶花都看不到.不過龍小小沒時間去糾結這個了.她此刻正被一個怒氣衝衝的小女孩給攔住了.

"喂.你就是狐狸精."那小女孩一說話便出言不遜.一點也不可愛.更不如兔兔可愛了.龍小小這一刻突然有些想念兔兔了.她笑眯眯的蹲下身子:"小妹妹.你怎麽知道我是狐狸精."她將自己變幻的角色正是狐狸精.不過她知道這小妹妹口中的狐狸精並不是她想的那個.

"我...我...知道便是知道.問這麽多做什麽."小女孩小臉有些紅.被揭穿了有些惱羞成怒.

龍小小笑眯眯的拍了拍她的頭.便想繞過她離開.小小年紀.如何懂這些.必定是被人拿出來當槍使了.而且她也不在意別人說什麽.她本就是演戲.

"你站住."小女孩插著腰喊道.龍小小轉過頭皺了皺眉."二娘說.就是你將爹爹搶走了.""爹爹.你爹爹是誰."龍小小疑惑的問道."我爹爹自然就是偉大的魔皇了."小女孩頗有些驕傲的說道.

這下龍小小倒是沒有想到.魔皇還有孩子.她以為他除了侍妾便是孤家寡人了.

"花尋.花尋..."一個女人的聲音傳來.龍小小抬頭一看.是一個穿著素色衣裙的女子.眉目間帶著一絲焦慮.

"娘親.我在這兒."眼前的小女孩大聲的答應著.龍小小挑了挑眉.原來她叫花尋.那是不是說明魔皇也姓花.她記得十大神族便有一個花家.這兩者之間會不會有什麽關係.

"花尋.你如何在這裏.讓娘親好找."女子責怪的看了她一眼.花尋調皮的吐了吐舌頭.隨即指著龍小小道:"娘親.這便是二娘說的狐狸精.花尋不能讓她將爹爹搶走了."龍小小頗有些無奈.此刻她有些像在原配和孩子麵前的小三.

"如何能聽你二娘瞎說.娘親不是告訴過你.不能與二娘走的太近了嗎.你又不聽話.""可是...二娘有好多漂亮首飾..."花尋嘟著嘴說道.又換來女子瞪了她一眼.花尋趕緊縮了縮脖子.

女子有些歉意的對著龍小小笑了笑:"對不住啊.姑娘.花尋年紀小.不懂事.有冒犯之處還請見諒."一舉一動謙和溫柔.讓龍小小也生不起氣來.當即搖了搖頭:"花尋是真性情.很像我的一個朋友.我不會怪她的."

見龍小小一臉溫柔的看著這些花.女子問道:"姑娘很喜歡這些花."龍小小點了點頭:"所有人都是喜歡美好的事物的."

"聽到姑娘這樣說.我種的這些花也算是有意義了.""這些花是你種的."龍小小驚訝的問道.

女子溫和的笑了笑:"要是不嫌棄.去我那裏喝一杯花茶吧."

花園的最南邊.有一棟兩層的竹製小屋.小屋前還圍了一個菜園.園子裏種了些瓜果蔬菜.還養了些小雞小鵝.龍小小一看到這裏便喜歡上了.她想著萌萌一定很喜歡這裏.她離開時未同萌萌說過.回去後萌萌定然會怪她的.想到這裏她不禁露出一絲微笑.

龍小小就在院子裏的石桌石凳上坐著.女子去泡茶.綠意從開始就努力縮小自己的存在感.能不說話.便不會說話.而花尋.則一臉戒備的盯著她.龍小小笑著看她.最終將她看的有些不好意思.臉紅的轉過了頭去.

不一會.女子便泡開了茶.用透明的茶壺裝著.茶水是淡淡的綠色.兩個物體在一起相得益彰.顯得十分的精致.茶杯也是同色的玻璃杯.造型小巧獨特.龍小小拿在手中把玩.便有些愛不釋手了.

"姑娘喜歡這套茶具嗎."女子笑著問道.龍小小點點頭:"是.很少看見這樣漂亮精致的茶具."

"這一套茶具是我讓琉璃師父為我專門燒製的.天下間可就這麽一套.姑娘要是喜歡.便送給你了吧."龍小小聞言忙擺了擺手.她可不能奪人所好.

女子也不勉強:"姑娘可喚我藍羽.我與姑娘也算是一見如故.就叫姑娘紫鴛可好."女子的爽快也讓龍小小頗為投緣.她最不喜歡那種陰測測的對你笑的女子.表麵上姐姐妹妹叫的親熱.說不定哪一天她便會捅你一刀.於是龍小小也點了點頭.答應了下來.

"你是這花園中的花匠嗎."龍小小問道.女子淡淡的笑了笑.遞給龍小小一杯花茶.算是默認了."可花尋..."龍小小看向一旁的花尋.斟酌著語言.

龍小小接過花茶喝了一口.一股異香頓時撲鼻而來.她眼前不禁一亮.這花茶好香.喝下去淡淡的味道.但是留在嘴裏的香味能持續許久.而且沒有一般茶葉的苦澀.還帶一點花朵自身的清甜.

藍羽見龍小小喜歡.臉上的笑意更深:"我是將新鮮花瓣采下.用特殊方法密封七七四十九天.再在太陽下曬一周便可.泡出來的茶便沒有苦澀.隻剩香甜."

"果然好喝.藍羽真是賢惠."龍小小見藍羽轉移了話題.也沒有繼續追問.她知道.藍羽一定會告訴她的.

果然藍羽深深的歎了一口氣:"我本是天上的花仙.被魔皇看中.奪了過來.硬是將我一身的仙氣給消去了.如今將我變成了一隻花妖.我也算是空有一身本事了."她自嘲的笑了笑.龍小小倒是有些驚訝.原來藍羽本是花仙.怪不得這些本事如此嫻熟.

"花尋是個意外.魔皇的侍妾都不允許有孩子的.那日魔皇喝醉酒.與我...事後也沒安排人送藥.我自己也沒有經驗.便沒當回事.後來便有了花尋.魔皇對她也是愛理不理.所以這孩子格外渴望父愛.所以才會受人擺布."說完藍羽眼中有些暗淡.龍小小看著她.心中有些同情.可能至此.藍羽才會與花尋搬到這裏來.不問世事了吧.不過花尋終究是個小女孩.向往著那些漂亮的首飾.

龍小小看了看那間小屋.其實她便想與心愛之人住在這樣的房子裏.養一屋子花草蔬果.還有小動物.再有一隻看門的小狗.還有兩個活潑可愛的孩子.一想起孩子.龍小小的眼眸便又淡了下去.

花茶之後.藍羽又端出了一籃子的餅子.吃到嘴裏有一股鮮花的香味.是用花瓣做的鮮花餅.還有一種用青草所做的青草餅.味道帶一點點苦澀.但清淡軟糯.很是好吃.

離開時.藍羽還為龍小小裝了些花茶和餅子帶走.並邀她下次再來玩.龍小小笑著答應了.走到門口.她的頭卻一陣眩暈.她回頭看了一眼.隻見藍羽淡定的坐在桌前.表情已不如開始那般溫和.帶著些冷冽.而花尋也沒了天真可愛和直率.綠意站在那裏.眼神有些複雜.似乎是不知道該救她還是不救.

看了一圈.龍小小便暈了過去.藍羽看了她一眼.勾起嘴角.看著有些掙紮的綠意:"她可是最像那個女人的人.你能爭得過她."綠意聞言.也不再糾結.不再看龍小小.冷聲道:"我會去稟告魔皇.紫鴛姑娘逃走了."藍羽滿意的笑了笑.

待綠意離開.藍羽與花尋將龍小小拖進了竹房的地下室.地下室內各種刑具和人骨.可見兩人平日裏已經害了不少人了.

"姐姐.怎麽處置這人."花尋開口道.原來她是藍羽的妹妹.而非是女兒."先將她綁起來."花尋聞言開始拿著繩子.動作熟練的根本不像一個小女孩.

她剛剛將繩子套上龍小小的手時.卻發現她已經睜開了眼睛.花尋嚇得繩子掉在了地上.

"姐姐.她醒了.""不可能.我下的..."

"蒙汗藥是吧."龍小小笑眯眯的接過話茬."我猜.你那些食物裏至少有三份蒙汗藥.嘖嘖嘖.可真是大手筆."龍小小感歎道.

藍羽冷眼盯著她:"你是何時發現不對的."龍小小故意皺著眉想了想:"我想想.是剛剛進院子呢.還是你去給我泡茶時."藍羽大驚:"這麽早.你分明對我說的話深信不疑."

藍羽與花尋一直防著龍小小.見她又向前了幾步.竟被逼的退後了幾步.

"是啊.我不裝作深信不疑.你如何能上鉤呢.我又如何能知道你的陰謀呢.根本沒有什麽二娘吧.一切都是你們兩姐妹自導自演的.剛剛開始我還真的差一點就信了呢."龍小小一邊打量著這間刑室.一邊漫不經心的說道.

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
×
加入時間章節名
暫無書簽,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~
×
閱讀主題:
正文字體:
雅黑 宋體 楷書
字體大小:
A- 16 A+
×
加入書架

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~

加入書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