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天喜地小孟婆
章節目錄

第七十六章 欲的三生劫

書名:歡天喜地小孟婆 作者:妖精兔 字數:5574

記憶一下子被拉回.那時她天真爛漫.對自由無比向往.因此為自己取名為逍遙仙人.而纏著天師取名自在仙人.逍遙自在.小小的心思一覽無餘.她以為.天師不會將這個放在心上.沒想到.這麽久過去了.他居然記得.

畫作旁還提了一首小詩:

秋風清.秋月明.

落葉聚還散.寒鴉棲複驚.

相思相見知何日?此時此夜難為情!

入我相思門.知我相思苦.

長相思兮長相憶.短相思兮無窮極.

早知如此絆人心.何如當初莫相識.

龍小小默默讀完.心裏有些不是滋味.當初她對感情懵懵懂懂時喜歡天師.天師的表現一直是淡淡的.最終因為那件事.讓她傷了心.她始終未能知道天師的心意.如今看到.不知他是以什麽樣的心境在這裏寫下的這首詩.

龍小小走出木屋.合上門.對於感情.如今她已是有些心灰意冷.以後的事情怎麽樣她也不知道.

門外欲依舊在挖著草藥.而老虎在不遠處趴著休息.見龍小小出來.欲朝著她招了招手:"來.我教你認草藥."龍小小點了點頭.欲似乎總能發現她的情緒不對.然後及時轉移她的注意力.

欲手中拿起一顆草藥:"此為陵遊.也叫龍膽草.與杜鵑、報春合稱為世界三大高山花卉.龍膽也是重要的藥用植物.其根和根莖入藥具有清熱、瀉肝、定驚之功效.你看.它表麵淡黃色或黃棕色.上部多有顯著的橫皺紋.下部較細.有縱皺紋及支根痕.質脆.易折斷.斷麵略平坦.皮部黃白色或淡黃棕色.木部色較淺.呈點狀環列.氣微.味甚苦."欲侃侃而談.對草藥簡直是十分的熟悉.

龍小小在一旁聽的一知半解.挖到一顆草藥.拿起來問欲.欲看了一眼.笑了笑:"此為半夏.也叫半月蓮.可燥濕化痰.降逆止嘔.消痞散結.治濕痰冷飲.嘔吐.反胃.咳喘痰多.胸膈脹滿.痰厥頭痛.頭暈不眠.外消癰腫.不過.半夏使用不當可引起中毒.表現為口舌咽喉癢痛麻木.聲音嘶啞.言語不清.流涎.味覺消失.惡心嘔吐.胸悶.腹痛腹瀉嚴重者可出現喉頭痙攣.呼吸困難.四肢麻痹.血壓下降.肝腎功能損害等.最後可因呼吸中樞麻痹而死亡."

龍小小看著手中小小的草藥.果然.是藥三分毒.

時間就在欲的講解中緩緩流逝.不知不覺.已是黃昏.欲的草藥也采的差不多了.兩人起身正準備離開.屋子裏突然射出一道光.直接射進了龍小小的身體中.龍小小頓時不動了.整個人像是被什麽困住.欲皺著眉上前.卻被龍小小身體外的一道屏障所阻擋在外.

她的表情不像是痛苦的模樣.欲便隻站在一旁觀察著.因為貿然上前還會將龍小小傷到.

片刻.她身上的光消失了.龍小小愣了愣.看向欲:"我怎麽覺得我身體重了些."欲眼裏閃過一絲了然.隻讓她先回山洞.

回到山洞.老虎自覺的守在了門口.龍小小坐在火堆旁.看著欲.

"銀流可有與你說過.你的魂魄並不完整."龍小小搖了搖頭.這還是她第一次聽見."百年前你灰飛煙滅.銀流與判官為你聚魂才得以轉生.不過因為你的魂魄太散.未能聚齊.剛剛你回到了熟悉的地方.或許就將落在這裏的魂魄給吸引來了."原來.她的魂魄並不完整.怪不得前世的功法未恢複."如果長久不將我的魂聚齊.會怎麽樣."龍小小問道.欲聞言看了看她:"將會永遠消失."

永遠消失...龍小小心裏默念著這四個字.好不容易轉生.如何能永遠消失.那麽隻有將她的魂魄找齊.可魂魄摸不著看不見.應該怎麽樣找.

欲看著她的神情.便知道她心中所想:"玉帝那裏有一盞結魂燈.你將你的頭發放進去.今後遇到你的魂魄.它便會亮起."龍小小聞言眼前一亮.如此.就方便多了.

多了一部分的魂魄.龍小小覺得身手都要敏捷許多.

晚上.兩人將剩下的野豬也吃了.老虎自然分的了許多.樂的尾巴直搖.不忍直視.

白天睡得多了.龍小小反而睡不著了.朝著欲給她講故事.欲拗不過.隻得說了一個:

"天庭中曾有一個神.威風凜凜.四海八荒的神仙都對他禮讓三分.於是.便造就了他自大自傲的性子.有一天.他偶遇了一位仙女.那仙女生的極美.他便對她一見鍾情了.後來.經過多方打聽.才知道那是玉帝的侍妾.那侍妾比玉帝小上許多.被家人硬塞進宮中.對已經步入中年的玉帝自然生不出喜歡之情.後來她與神相愛了.兩人還有了夫妻之實.神自大的要帶侍妾離開.結果被發現.玉帝大怒.舍不得殺那個神.自然就對侍妾開刀.神卻無能為力.看著那位侍妾被一刀一刀的淩遲而死.之後.才發現.侍妾的肚子裏還懷著孩子.是神的.神之後也再沒了心思做神.卸去了一身的法力.降落到凡間.機緣巧合下竟發現.他與侍妾竟有三生劫.如今才是第二世.於是那位神又想法設法恢複了法力.自此便開始漫長的等待.等著她."

欲說完.陷入了沉默.龍小小心中感歎.又是一出虐戀.

"就是她說的.你笑起來很好看."龍小小問道.欲笑了笑:"果然瞞不過你.是.就是她.""我以為.你是被貶下凡間的.原來你是自己離開的."龍小小感歎的說道.

欲笑了笑.沒有說話.他的眼裏出現了一絲追憶.

"那你如今等到她了嗎."欲點了點頭.龍小小感興趣的翻身坐起."這一世.她是人類.如今還小.我時常去看她.她隻把我當成了一個怪叔叔.每每看到我.便會哭."欲苦笑著說道.龍小小看著他.雖然麵上苦惱.但心裏是甜的吧.能與愛人再次相守.不過.今生的她是人類.而欲是神.兩人注定不能白頭偕老了.話問出口.欲隻笑了笑:"待她長大.我這裏的事也處理的差不多.我便卸去一身仙力.做一個普通凡人.與她一同老去."

龍小小心中有些震動.寧願不要長生不老也要相守一生.這是什麽樣的情感...

夜晚.便隨著兩人的低語.慢慢淌過.待他們反應過來.已經是早晨了.一夜無眠竟沒有一絲困意.龍小小滿意的活動了下自己的身體.看來集齊魂魄也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.

欲對著外麵吹了吹口哨.一隻巨大的雕便出現在了兩人的麵前.龍小小指著巨型雕問道:"你是坐這個來的."欲點了點頭.不置可否.

欲翻身坐了上去.伸手將龍小小拉了上去.大雕的羽毛很光滑.觸感柔軟.坐上去絲毫沒有不適的感覺.

"你是回天庭嗎."欲問道.龍小小搖了搖頭:"我得去一趟東海.讓龍王替我降雨.話說回來.還沒謝謝你的麵具.真是太有用了."欲笑了笑.拍了拍大雕的背脊.大雕長鳴一聲便飛了起來.速度不快不慢.不一會.便到了東海.將龍小小放下後.欲便離開了.

龍小小看到眼前熟悉的柱子.心中有些情感噴湧而出.上次.她還與判官兩人來了此地.今日卻是她獨自前來.

熟門熟路的走到龍王的宮殿.龍王此時正在處理公務.看到龍小小.當即笑著迎了上去:"龍姑娘.今日怎麽有空來我這裏了."龍小小看著龍王.突然上前揪了揪他嘴邊的胡子:"龍王伯伯.你不記得我了嗎."龍王眼裏驚喜一閃而過:"龍兒.你恢複記憶了."龍小小點了點頭.龍王頓時老淚縱橫:"好啊.好啊.龍王伯伯從小看著你長大.如今.你可算是記起我了."龍小小心中有些感動.拍了拍龍王的肩膀:"好了.龍王伯伯.你可不能勾我哭.不然我就不理你了."此時的龍小小頗有些小孩子脾氣.

兩人寒暄了一會.龍王拉著龍小小坐下:"今日你可趕巧了.我的三女兒今日出嫁.你也是看到過得.上次還鬧了些不愉快.不過你別跟她計較.小孩子.不懂事."三公主.龍小小還記得上次她對判官表達了熱切的愛意.對她也充滿了敵意.如今才多久.就要嫁人了.雖然疑惑.她卻沒有說出口.

"龍王伯伯.此次來我是有要事相求."龍小小將事情的經過與龍王說了說.當然.該省去的自然省去了.龍王聽完頗為感慨:"怪不得上次我去天庭看望玉帝.他卻一直提的都是青鸞.絲毫沒有提起你.我以為他是對我戒備著呢..."

"既然如此.也不急.待三女兒今夜完婚後.我便同你一同前去."龍小小也不好再催.隻好點了點頭.

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
×
加入時間章節名
暫無書簽,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~
×
閱讀主題:
正文字體:
雅黑 宋體 楷書
字體大小:
A- 16 A+
×
加入書架

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~

加入書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