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天喜地小孟婆
章節目錄

第一百一十五章 煙柳街與靈兒

書名:歡天喜地小孟婆 作者:妖精兔 字數:5465

"哪有什麽硬背景,不過是一個柔弱女子的孩子罷了,她沒錢養活,便賣給了我。"春香沒有說實話。"你騙人,我娘才沒有把我賣給你!"靈兒憤怒的說道,她不過去了一趟廁所,便被人敲暈了,醒來便到了這裏,靈兒很聰明,自然知道自己如今的處境。

春香用眼神示意女子出去,"小妹妹,你先在這裏吃些點心。"女子盡量柔聲說道。靈兒別過臉,沒有說話,但是她心裏卻是不停的想法子,該如何逃出去,又該如何讓娘親知道自己在這裏呢?

"安姐,這姑娘估計是還不知道自己被娘賣了,你說這擱誰也不會告訴自己女兒的吧。"春香笑著說道。安姐看了看她,心中仍是疑惑,這小丫頭的穿著也不像是平常人家的孩子,不過春香如今可不同以往,得罪不得,這孩子也確實是個好苗子,她這安容園如今被對麵的晴香園壓的死死的,如今或許有機會翻身了,安姐心中漸漸有了主意。

"你如今攀上了南宮少爺這高枝,還想得到為我帶人來,安姐領你這個情了,錢你一會上財務去去吧。"安姐笑著道,人嘛,都是識時務者為俊傑,看了看屋裏的小姑娘,安姐隻能狠下了心。春香一聽到安姐說錢,心中暗喜,但麵上還是推辭道:"我有今天全是安姐你的栽培,咱們倆還提什麽錢啊。"安姐心中冷笑,如果真的感謝她的栽培,這麽久都沒有回來過,巴不得跟別人說她不認識她安姐。

不過這隻是心裏的想法,如今她攀上了高枝,還是不得不笑臉相迎的。"說的什麽呢,交情歸交情,生意歸生意,該你的呀,一分都少不了。""哎喲,那就謝過安姐了。"

隨即,春香搖著身子離開了,離開前看了看靈兒,對不住了,誰讓你的娘親要搶走我的位置,這隻是一個教訓。春香眼裏閃過一絲狠意,不過很快便恢複了正常,徑直離開,在她離開後,一個身影在門外一閃而過。

龍小小尋了許久,都沒有尋到靈兒的蹤跡,回城主府與大家匯合時,在門口看到了一個熟人,春香,不過,她並沒有看到她,春香的麵前站著的是南宮宇,這是人小兩口的私事,她本不欲偷聽,不過春香的聲音太大,讓她不得不聽了些。

"宇,你有多久沒有來找我了,人家都想你了。。。"春香嬌嗔道。"我最近忙。"南宮宇皺著眉,有些不耐煩,他最近不知為何,越來越不待見春香了,一看到她濃妝豔抹的模樣,心中不由得將她與龍小小相比,簡直是一個地上一個天上。

"忙什麽嘛,難道說你要忙著娶那個討厭的女人為夫人嗎?"春香三分怨氣七分發嗲的說道。"你說的什麽呢?!太失禮了!以後不準說她不好,她如今可是我府中貴客,被人聽見,你就吃不了兜著走了!好了,你快走,我爹看到你又會生氣,最近都不要來找我了。"南宮宇皺著眉說道,說完便轉身離開,正好看見了龍小小,三步並做兩步走了過來:"如何,找到了嗎?"語氣中含著關切,龍小小搖了搖頭,看到春香帶著恨意的眼神,下意識的同南宮宇拉開了距離,她可不想無緣無故的被人當做情敵。

南宮宇見狀,回過頭正好撞見春香的眼神,眼中冰冷一片,厭惡的情緒逐漸擴大,不帶感情的看了春香一眼,便帶著龍小小離開了。而春香看在眼裏,便覺得龍小小一定是故意的,這女人太有心機了。。。

回到城主府,判官幾人也已經回來了,看他們的神色便知道,沒有找到,南宮林已經將月下城所有的驛站和出入口都封鎖了,嚴格盤查,可根本沒有帶著孩子經過的人。

正在眾人一籌莫展時,城主府突然來了一個提供線索的人,是一位麵容清秀的姑娘。龍小小看著她,覺得分外眼熟,姑娘福了福身子,道:"多謝姑娘那日的一朵鮮花。"龍小小恍然大悟,原來是她,那日在醉香園,她將手中的花拋給了那個一朵花都沒有的姑娘身上,姑娘還感激的看了她一眼,看來,偶然做的好事真的是有好報的,雖然那日是為了顧忌萌萌與靈兒的麵子。

"我那日去煙柳街買些東西,卻看到春香與一個男子鬼鬼祟祟的進了安容園的後門,那男子的肩上還扛著一個麻袋,我看著像一個人,因為那麻袋還在扭動,後來又看見春香拿著一個錢袋子出來,我無意中聽到城主府的人說,府中貴客丟了孩子,我知道那貴客是你,便趕緊過來告訴你一聲。"龍小小丟失孩子的事都是秘密進行的,就怕打草驚蛇,所以安姐與春香都不知道,這姑娘撞見還真是巧合了。這煙柳街是什麽地方,一聽名字便知道,而安容園,就更不是什麽好地方了。

龍小小眼中閃過一絲怒氣,這女人,還真是胸大無腦,她都有孩子了,如何能與她爭,況且,她對南宮宇這一類花花公子是真的不感冒啊,不過知道孩子在哪便好了。

除了龍小小萌萌與靈兒,其他幾人都不知道這春香是誰,龍小小便告訴了眾人事情的經過,南宮宇在一旁臉色很難看,南宮林眼中也滿是怒氣:"你這個逆子!早和你說過,不要同那姑娘來往,你真是什麽貨色都趕著娶回來,如今可好了!"南宮宇被說的不敢吭聲,心中有愧疚,也有對春香的厭惡。

眾人皆是很憤怒,知道真相了之後,對南宮宇也遷怒上了,即刻趕往煙柳街。

此刻,靈兒正在大鬧安容園,弄得安容園烏煙瘴氣,安姐氣的不行,偏偏幾個大漢都抓不住她一個小姑娘,想起剛剛,她端了飯菜給小丫頭,小丫頭裝出一副溫順的樣子,說手疼,讓她喂,她想著畢竟是小姑娘,被綁了來,細皮嫩肉的,自然要喊疼了,便還是放下心防,喂她,可誰知小丫頭一口咬在她的虎口處,她手發麻,一下子碗裏的熱粥也全灑在了手上。

如今手是又紅又腫,偏偏小丫頭靈活的很,如何也抓不住。她是又氣又惱,惱春香竟沒有說這小丫頭是個硬茬,擺明了是想看她的笑話。

對麵晴香園的老板娘晴兒倚在安容園門口,笑的花枝亂顫:"喲,安老板,這是在演什麽大片呢?"安姐冷眼瞧著她:"晴老板自己看就是了,不過我安容園小,容不下你這尊女菩薩。"晴兒也不惱,笑眯眯的樣子:"沒關係,我不占地方,我就在門口看,不過,安老板,這麽小的孩子,你也下的去手,可積點德吧。"

靈兒聽到她的話,覺得她或許會救她,病急亂投醫,轉身往晴兒的方向跑去,可她畢竟是小孩子,沒有看出來晴兒隻是為了讓安姐吃癟,並不是什麽好人。見她跑過來,一個閃身躲開了,而靈兒衝過去沒有人接住,自然就被絆倒了。

而幾個大漢也順勢抓住了靈兒,交給了安姐。"晴老板還是快些回去吧,一會誤傷了你可不好。"安姐冷冷的說道。這是赤裸裸的威脅,晴兒聞言冷哼一聲,轉身離開。

"好哇你個小兔崽子,還敢咬我!"安姐對著靈兒道。靈兒此時被摔疼了,沒有緩過勁來,眼裏都盛滿了淚水。龍小小幾人趕到時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副場景,當即便認定了靈兒受了極大的委屈。

"幾位客官,快裏麵請。"安姐見來了人,趕緊笑著招呼,但幾位的神情皆是很憤怒,心下暗道不好。"爹爹娘親!"靈兒帶著哭音道。龍小小的心都揪起來了,此時靈兒還被大漢反手拎著,看起來狼狽至極。

"你好大的狗膽!"判官喝道。見來者不善,安姐趕緊讓人將靈兒放了,道:"誤會,都是誤會,賣姑娘的人告訴我這姑娘的娘將她給賣了,我才敢接手呢。"安姐陪笑著說道,她也在外混了許久,如今也看得出來這幾人都不是好惹的人,自然不敢說實話。

靈兒一獲得自由,便撲向龍小小,口中含糊不清的道:"我。。。他們。。。嗚嗚嗚~"龍小小眼中聚集風暴,判官也渾身散發著冷意,安姐心中鬱悶,想我還沒怎麽著你呢,你就惡人先告狀了,好像被咬又被燙傷的人不是她是靈兒似得,接著,南宮林才趕到,氣喘籲籲的樣子,他年紀大了,確實比不了年輕人了。

安姐一見南宮林,心道,這回,她可被春香害慘了。到麵上還是笑吟吟的道:"城主大人今日怎麽有空來了?"南宮林麵色一沉:"安老板,你好大的膽子,我貴客的孩子也敢動。"安姐腳下一軟,知道自己這次是攤上大事了。

"城主,這件事你可要給我一個交待?"龍小小沉聲道。"長。。。龍姑娘想要什麽交待,我自當盡力完成。"南宮林自知理虧。"把這條街給我毀了吧。"判官輕描淡寫的說道。

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
×
加入時間章節名
暫無書簽,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~
×
閱讀主題:
正文字體:
雅黑 宋體 楷書
字體大小:
A- 16 A+
×
加入書架

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~

加入書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