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天喜地小孟婆
章節目錄

第一百九十七章 前世今生

書名:歡天喜地小孟婆 作者:妖精兔 字數:7249

"我勸你不要動別的心思,不然你就給我滾蛋!"欲的聲音微冷,和剛剛那個溫柔的人判若兩人,煙貝貝渾身一哆嗦,剛剛的怒氣也蕩然無存,乖乖的穿上衣服。

她在外麵混了許久,看人還是看的很準的,如今這個男人明顯不喜歡在他麵前搞小動作的人。

或許,她應該換一個策略,用溫柔來俘虜她,她就不信,她一個成熟的美女,還鬥不過一個乳臭未幹的小姑娘。

想到此,她按捺住了眼裏的興奮。

"你睡床,我睡地下。"欲冷聲吩咐完,就在柔軟的地毯上和衣躺下。

煙貝貝心中跳了跳,這個男人對女人還真是不錯,她躺到床上,整個人陷了進去,她還從來沒有睡過這麽好的床。

"我們不用製造一點什麽動靜讓她相信嗎?"煙貝貝輕聲開口。

"這個房間隔音很好。"欲一句話就把她的話咽了回去。

煙貝貝撇了撇嘴,閉上了眼,很快,就睡著了。

而一旁的欲則翻來覆去的睡不著,這個方法到底有沒有效果?如果反而將小貝推得更遠了可怎麽辦。。。

和他一樣輾轉難眠的,還有隔壁的小貝,自從她的父母去世後,她已經很久沒有失眠了。

如今,她也不知道是怎麽了,她努力的想今天班裏的帥氣的轉校生,但是不管怎麽想,腦子裏的畫麵都會被欲代替。

她的心思不由自主的飄到了隔壁房間,也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麽。。。可是,還能做什麽呢?

小貝的心裏突然一陣一陣的難受,她閉上眼,努力讓自己睡著,不知過了多久,才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。

夢中,她不是她,是一個喜歡穿古代的鵝黃衣衫的女子,而她的對麵站著是欲,小貝很奇怪,但是這個身體好像不能自己控製,正與欲對話。

"欲,你笑起來真好看,你以後一定要多笑笑。"女子笑眯眯的說道。他們站在一片花海中,看起來很漂亮。

"好,柳兒,以後隻要你和我在一起,我就笑給你看。"欲的麵容和現在比起來要年輕一些,可能就是十**歲的模樣。

兩人相視而笑,襯著背後的花海,美得像副畫。

畫麵一轉,兩人在一個狹窄的房間內,像是在躲避外麵的追兵,兩人的身體挨的很近,彼此的呼吸噴在對方的臉上。

不知什麽時候,追兵離開了,而兩人也抱在了一起,幹柴烈火,孤男寡女,順理成章的有了第一次。

最後一幕,女子被架在了鐵架上,手腳被綁住,身上鵝黃的衣服被染紅,欲站在遠處,被人架住,身上也是傷口,眼裏滿是絕望。

"朕最後問你一句,你可知罪?"座位上的玉帝威嚴的問道。

"愛一個人,如何能算作罪過?"女子笑了笑,她的眼神看向欲,眼裏是滿滿的愛意。

"欲望之神,你怎麽說?"玉帝轉過頭問欲。

"求玉帝將我和她一同處死。"他的聲音帶著一絲沙啞。

玉帝勃然大怒,也不說處置欲,隻是吩咐人行刑。

滿身橫肉的儈子手拿著一柄薄如蟬翼的小刀走到女子身邊,女子閉著眼,絕美的臉上有一絲堅毅。

欲的臉上出現了痛苦,一滴眼淚從眼眶流出。作為看客的小貝驚呆了,心中有隱隱的疼痛。

"欲,你忘了答應過我什麽嗎?"女子忍著疼痛,嘴角勉強扯出一絲笑意。

"對不起,這一次,我做不到了。"欲低著頭,看不清表情。

儈子手一刀一刀的割下去,女子一聲不吭,最終失血過多斷了氣,她死時是緊緊看著欲的方向的。

儈子手停了手,玉帝怒道:"做什麽停手,還沒有割夠這麽多刀?!"

"回稟玉帝,這個女人的肚子裏。。。"儈子手欲言又止。

欲聞言猛的抬起頭,他突然意識到了什麽。。。

"肚子裏怎麽了?"玉帝有些不耐煩的問道。

"她的肚子裏有一個還未成型的孩子。。。"

欲的腦袋中一片空白,隻餘下了那句孩子。。。

孩子。。。他們的孩子。。。

"真是汙穢,挖出來丟掉!"玉帝皺著眉吼道。

欲突然仰天長嘯一聲,將在場的人都驚住了,他的一頭青絲瞬間變白。

"不好,他要入魔!"玉帝喊道。

"入魔?為了她,入魔又何妨?!"欲說完,掙脫開了身邊的人,直奔玉帝而去。

他的功力不知為何,漲了許多,所有人都攔不住他。

還來不及做什麽措施,玉帝的腦袋就被他斬斷。

眾人大驚失色,這是從未發生過的事情。

隨後,欲顧不得那麽多,飛奔到女子的身旁,抱起她殘缺不全的身子,脫下自己的衣服,將她蓋住,嘴裏低喃:"好了,我們回家,我們回家。"

欲抱著女子飛奔到誅仙台,一躍而下,誅仙台,誅了他一身的修行。

畫麵到這裏戛然而止,小貝醒了過來,想到夢中的畫麵,心疼的無法自拔,好像這顆心不是自己的。

她一看時間,已經是早上七點了,門外沒有欲敲門,因為今天不用上課,她還有些不習慣。

她走出房門,正好看到煙貝貝從隔壁房間出來,看到她笑了笑,笑容溫柔甜美,還帶著一絲羞澀。

小貝回了她一個笑容,走下了樓,欲在廚房裏忙碌,欲看到他們兩,說了一句:"怎麽不多睡一會,我特地沒有叫你。"

小貝剛想回答他,身後的煙貝貝開口了:"你該叫我的,不小心就睡過頭了。"

小貝聞言一言不發的走開了,而欲看著她的背影,瞪了一眼煙貝貝,他根本就沒有問她。

煙貝貝朝著他露出一個無辜的表情,欲無可奈何的轉過身去。

吃飯的時候,小貝意外的沉默,她看了看欲,在她的夢中,欲完全不是這樣的,那些鬼神又是怎麽回事,她又是以什麽樣的立場夢到這個場景的呢?

欲看到這樣的小貝,有些擔心,但是卻不知道怎麽開口,他隻好求助的看向龍小小。

吃過飯,龍小小將小貝拉到外麵逛街,逛了一會,也沒什麽心情,兩人便找了一個咖啡館,坐著喝咖啡打發時光。

"小貝,我看你今天起來不怎麽開心,是因為那個女人嗎?"龍小小試探的問道。

小貝聞言搖了搖頭,又點了點頭,將龍小小也搞懵了,這是什麽意思?

"龍姐姐,你相信夢裏發生的事嗎?"小貝低聲道。

"自然相信咯,有時我們做過的事情,會在夢裏再現,所以有時我們會覺得這個夢境很熟悉。"

小貝聞言愣了愣,思索了一會,將昨晚的夢境告訴了龍小小,龍小小知道,這是玉帝小妾和欲的故事,沒想到小貝會夢到。

"龍姐姐,你說,我為什麽會夢到這些無厘頭的夢境?又是神仙又是魔,這些明明隻有電視裏才能看得見。"

一個問題將龍小小也弄得不知道怎麽回答,她也不能和小貝解釋天界的事情。

看她為難的模樣,小貝道:"龍姐姐肯定也不知道的。"龍小小訕訕的笑了笑,喝了一口咖啡,艾瑪,好苦!忘了加糖。

"我隻是覺得奇怪,我會夢到他,而且我就像是那個黃衣女子,她的心痛我也能感同身受,真是神奇,像我的前世一般,嗬嗬,是不是很傻,現在誰還信什麽前世今生,就算是前世,人也不可能不老不死吧。"

龍小小看著她,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麽,畢竟這些都是真實發生的事,要是告訴了她欲喜歡前世的她,說不定隻會弄巧成拙。

隻得轉移話題:"你覺得欲的女朋友怎麽樣?"

"挺好的。"小貝說道,但是她眼中的黯然也被龍小小看在眼裏。

龍小小心中一動:"小貝不喜歡她?"

小貝沉吟一會,才開口:"龍姐姐,我告訴你,你可不能告訴他們。"龍小小點了點頭,心中卻先道了歉,她肯定會告訴欲的。

"我心裏覺得很不舒服,不知道是因為什麽?或許隻是因為欲突然有了家人,從前隻有我們兩相依為命的。"

看來,她對於欲不是全然無情的,或許還有喜歡,隻是自己沒有發現而已。

"那你看到欲的心情可是跟你看到轉校生一樣的?"

"一樣,又有些不一樣。"小貝托著腮,很是疑惑的表情。

"哦?怎麽不一樣了?"龍小小心中升起希望。

"我想將欲占為己有,就是我想自己一個人擁有就好,把別的人都趕走才最好。"小貝說完臉有些紅。

這或許是小貝第一次吐露心跡,不過龍小小也可以確認她喜歡欲,這個喜歡還有點深。

"小貝想過,這是喜歡嗎?"龍小小問道。

小貝搖了搖頭:"我不能喜歡他,我們的關係就像父女,我若是喜歡他,別人不知道說的多難聽呢。"

龍小小在心中感歎,人重活一世,性格真是大不一樣了,從前她還是玉帝的侍妾呢,還是和欲相愛了。

如今不過是個養父養女的頭銜,她就覺得不自在。

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
×
加入時間章節名
暫無書簽,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~
×
閱讀主題:
正文字體:
雅黑 宋體 楷書
字體大小:
A- 16 A+
×
加入書架

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~

加入書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