偵破高手
章節目錄

第二十五章 工地發現女屍(一更)

書名:偵破高手 作者:流氓怪 字數:8480

又隔一個星期,葛藤接到了上級通知,自己被局裏任命為城關派出所的所長,顧蘭剛被調到鬆樹鎮派出所當所長。敬局長在會上宣布這結果,還特在大會上表揚了葛藤,但是語氣聽上去酸溜溜的。

顧蘭剛走了後,葛藤推薦趙俊當副所長,局班子成員同意了。當然趙俊非常感激葛藤,整天做事都有笑容滿麵,使不完的勁。

淩都市頓時沸騰,一個城關派出所副所長竟然把劉福成告倒了,讓大街小巷茶餘飯後議論的話題。

事情沒清靜,一天葛藤一個人呆在辦公室,突然有一個皮膚黝黑的年輕人跑到大廳裏大喊:“葛所長,我們工地上發現了一具屍體!你快去看一下!”

葛藤跑了出來,見著大廳裏許多辦事的老百姓,說:“你們辦你們的事,我和趙俊去看一看!”

劉小蘭笑著說:“葛所長,你帶我們一起去吧!”

“你是一個女孩子,你就呆在所裏幫幫他們吧!當你結婚了,我再帶你出去偵破案子!”葛藤看著她,那副幼嫩的臉蛋兒,笑著說。

劉小蘭紅著臉轉身走進了辦公室。

葛藤帶著趙俊和兩個民警,來到城關區一個工地,發現工地上圍了許多人,報案的年輕人說:“葛所長,就是那兒。你快去看一看吧!”

葛藤們火速地跑了過去,叫開圍觀的人群一看,在一個五六米寬的一個水塘裏浮現一具赤裸的女屍。

葛藤叫工地上的民工把那屍體抓了上來。

這個死者年輕,不過二十一二歲,身高約一米六七左右,非常漂亮,也非常豐滿,身體上沒有傷痕,皮膚發烏,像是缺氧所致。

葛藤正在照相取證時,突然有一個人說:“哦,這女孩子不是前幾天與張老板一起到工地上的那個女孩子嗎?”

葛藤聽到了這聲音,沒有去詢問。

取證結束後,他給局裏打了電話,要求技術科的人來把屍體抬去解剖,看是不是喝了酒,或者吸毒沒有。

葛藤對報案的年輕人說:“這女孩子,你認識嗎?”

“我不認識。但是,前幾天我發現她和我們一包工頭在工地上。我聽人說,這女孩子是剛從大學畢業的,跟包工頭當情人。”年輕人說。

“這包工頭叫什麽名字?”

“叫張聖!”

“他在工地上沒有?”

“沒有!聽說,他的老爹去世了,回去奔喪了。”

“走幾天了?”

“兩天了!”

“好!我知道了。”

葛藤帶著趙俊去了住建局,知道這個工地是市裏一家叫吳紅建築公司負責的。他們找到了這公司的經理,經理就是吳紅。

他見到葛藤們去,便一臉愁容地說:“唉呀!我也不知道,誰把這個女孩子殺害了丟在我們工地上!”

“吳經理,我們想了解一下你工地上一個叫張聖的包工頭。”葛藤說。

“張聖?他回老家去了。他說他爹死了,得回去安葬。當時他走時說,一個星期才回來!”吳經理詫異地說。

“你能不能叫他回來配合我們調查,但是你打電話聯係他時,你不能說我們找他調查這案子!”葛藤說。

“好!我馬上給他打電話!”吳經理說。

“――喂,媽的你好久回來,工地上事情多著了,你再不來,好多工人走了。”吳經理假裝催他上班。

說了幾分鍾,吳經理掛了電話,然後對葛藤說:“他說明天回來!如果他明天回來了,我再叫你們過來。”

“一會你再聯係他,說工地上事情緊,上級領導下來檢查,非要他今天回來!”葛藤對吳經理說。

“好吧!我再過一會聯係他吧!”

下午,葛藤正在等待技術人員解剖屍體情況時,吳經理打來了電話,說張聖到他辦公室,要他們過去。

葛藤聽了,立即叫上趙俊一起去了吳經理的辦公室。

兩人剛上樓,果然見著吳紅和一個中年人正在裏麵說話,說什麽內容葛藤沒有聽清楚。

趙俊一進辦公室就把中年男人按倒在地上,怒吼道:“不許動!”

吳紅見此情況大聲說:“你搞什麽東西?沒有證據你們不能亂逮捕人啊!”

“趙所長,你不能銬他。我們得調查清楚!”葛藤立即叫趙俊把張聖放了。

趙俊聽了葛藤的話,把張聖放了。

“張聖,你可能聽到吳經理說了,工地上那女孩子是不是你叫來的?”葛藤問。

“是我叫來的!我真不知道她死在工地了,是今天我聽到吳經理說,然後去了殯儀館看了屍體,我才知死者正是我帶來的一個女孩子。她叫劉飛。你們懷疑我殺害了,那你們就是冤枉好人了!”張聖流著淚傷心模樣,非常委曲地說。

“你有什麽證據證明死者不是你殺害的?”葛藤問。

“你可以拿出證據來證明我沒有作案的時間。”張聖突然大聲說,眼睛裏可是找到了一種解脫神一般的佛光。

“可以!你如果有證據證明,也可以!”葛藤說。

“當天晚上,我們全村人都在我家,見著我一直站在老爹的靈堂前守著。我有一個同學還是派出所所長,當時也在我家,不相信你可以去調查。”張聖說。

“好!我們馬上去調查。”葛藤說。

葛藤叫上趙俊開車去了張聖的家鄉,也尋問了一些證人,果真張聖前幾天一直在家鄉。

案子一下子沒有了線索。

趙俊對葛藤說:“葛所,這案子怎麽辦?”

“我們再去調查吧!”葛藤第二天一早一個人去了工地。

當他再次來到工地時,葛藤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情。他見著幾個年輕人偷偷地站在女工棚邊偷看女人們睡覺。

幾個年輕人見了葛藤來都跑了。

突然葛藤看見了一個婦女走了出來,笑著外麵正在奔跑的年輕人說:“跑什麽?有本事偷看,你就不要跑!”

葛藤瞬間想到,死者是不是被人蹂躪,然後扔進水塘裏。

葛藤叫來了張聖,張聖說話吞吞吐吐的,也說不出原因來。

“張聖,你是包工頭,你發現工地上的工人有沒有異樣?”葛藤深沉地問。

“什麽異樣?”

“反常!”

“哦,我發現有一個年輕人這幾天未上班,整天跑到街上去玩耍!”

“你帶我們去看了看。”葛藤說。

葛藤和張聖來到宿舍,張聖見著一個黝黑的年輕人在宿舍,便說:“小劉娃去哪兒了?”

“不知道!昨天晚上沒有回來!”年輕人說。

“媽的,不幹活了!”

“張老板!小劉娃說了,你不發他工資,他去政府告你!”年輕人笑著說。

“告我什麽?”

“他說,你扣他工資!”

葛藤不想聽張聖與那年輕人說話,便鑽進一間小房間,發現一張床,床上放滿了雜物。

葛藤翻了翻,發現床上的雜物裏有女人的短褲和內衣。

“張老板,你進來一下!”葛藤叫張聖進來。

“這個年輕人是不是平時裏腦子有問題?”葛藤說。

“沒有!就是最近。聽工地上的人說,他喜歡了一個女孩子,後那女孩子跟別人跑了。”張聖說。

“你看他床上的東西,簡直不可思義!”葛藤說。

張聖走近一看,大聲說:“媽的,這內衣和短褲正是那女孩子的。”

“你怎麽知道?”葛藤問。

“這些都是我給那女孩子買的!”張聖大聲說。

葛藤愣了一會,走到另一小房間問一個年輕人,“小劉娃去哪兒了?”

“上網去了!”年輕人說。

年輕人剛說完,一個十七八歲的年輕人走了進來。

“小劉娃!你去哪兒了?”張聖一把逮住年輕人問。

“上網去了!”年輕人沒有直視張聖說。

葛藤走到年輕人說:“去派出所,協助我們調查!”

年輕人沒有表情,冷淡地看了一眼葛藤說:“好!你們得開我工資。我在工地上,一天一百五拾元。”

“沒問題!”葛藤說。

回到派出所,葛藤把年輕人帶進了審詢室,然後倒了一杯熱水送到年輕人麵前,然後叫上劉小蘭趙俊幾個年輕人一同進去學習。

葛藤吩咐劉小蘭記錄。

“姓名?年齡?職業?”葛藤一臉怒色說。

年輕人看了葛藤一眼,接著說:“劉海!十八歲……工人。”

“你為什麽要殺張老板帶來的女孩子?”葛藤問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不想承認?證據我們已經掌握了,隻看你承不承認。如果不承認,那我們的政策你是明白的,坦白從寬,抗拒從嚴!”葛藤的話,讓所有的年輕人非常吃驚,為什麽他知道眼前這個年輕人就是犯罪嫌疑人?

劉海沉默了半時,然後慢慢地說:“警察同誌,我沒有殺她。隻是這個女孩子自己不小心掉進水塘裏了。”

“哼!她掉進水塘裏了,肯定要叫救命。水塘離你們宿舍不到一百米,幾十人住在那兒,沒有人聽得見?”葛藤說。

“警察同誌,你不知道。她去那兒玩耍,我就跟著她去,她不小心掉了進去!”劉海說。

葛藤憤怒地拍了拍桌子,大聲說:“張老板叫你幫他看辦公室,你趁著張老板走了後,便打起了這個女孩子的壞主意,隻是女孩子不知道。擔心女孩子給老板說,開除你小子,扣你工資,你才殺人滅口!”

劉海沒有說話了。

“我們去了你的宿舍,發現你床上有那女孩子的內衣和內褲!你說說吧!你是如何拿走女孩子的內衣內褲的?”葛藤憤怒地說。

劉海沒有吭聲。

“不說算了!證據已經掌握了,你等著法院審判吧!”葛藤說著,便轉身要走。

“我說!我喜歡這個女孩子。當張老板走了後,我便和她一起值班守辦公室。那天下午,她洗澡回來,要我陪她在外麵走一走。我們便去了河邊,趁著月色,我蹂躪了她。她亂叫亂喊,我急了,見著公路上有車來往,便脫了她的襪子塞進她嘴裏,那知我手也按住了她的鼻子。當我醒悟過來時,她沒有氣了。我為了逃避,便把她扔進了水塘裏。”劉海說,臉上還是表露出一種駭然驚恐的樣子。

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
×
加入時間章節名
暫無書簽,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~
×
閱讀主題:
正文字體:
雅黑 宋體 楷書
字體大小:
A- 16 A+
×
加入書架

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~

加入書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