偵破高手
章節目錄

第七十一章 陌生電話(中)

書名:偵破高手 作者:流氓怪 字數:4724

葛藤和王三貢來到了淩都第一小學家屬區,問了汪香香曾經住處,一位老奶奶看他們是警察說:“她早死了!十年前就死了。筆《趣》閣www.biquge.info現在隻有她媽媽一個人住在房子裏麵,老公死之前和她離婚了,可憐那老奶奶。”

“為什麽死的?”葛藤假裝不知道,有意問。

“不是說被一個高中生殺了嗎?你們調查什麽?”

“我們隻想,她生前有什麽仇人沒有?”

“沒有什麽仇人,在學校裏教書一直教得很好,許多家長聽見她被人殺害了,還專門去了公安局要求盡快破案,讓她在陰間安息。”

“她老公為什麽和她離婚?”

“兩人感情不好啊!老公是我們學校的校長……”老奶奶說著便走了。

葛藤懷疑,這女人的死,肯定與他的愛人有關係,但是,沒有證據,也不敢亂猜測。

葛藤打聽到汪香香家住在一單元308,敲門,出來一位老奶奶,滿頭銀發,佝僂著身體,聲音很輕地問:“什麽事?你們找錯人了吧!”

“奶奶,我們沒有找錯人。請問,你是不是汪香香的媽媽?”葛藤噙著淚說。他看著眼前這位孤苦伶仃地老人,心碎了。

“你們有什麽事?請進來坐著說吧!”奶奶說。

葛藤和王三貢進了屋,坐在沙發上,看著屋子裏裝修,特別簡陋,牆壁上已經破舊不堪了,但是牆上那相框還是新的,照片是一個年輕女孩子。

老奶奶見著葛藤看那相框,說:“孩子,那是我女兒。”

“她就是汪香香嗎?”葛藤問。

“是的!你怎麽認識她?”

“我不認識她!”

“那你們今天來有什麽事?”

“奶奶,我們今天來是想了解一下汪香香為什麽死的。你能不能說一說,她的死因?”

“她已經死十年了。我本不想說,這是我傷心事。她走了後,剩下我一個人,無依無靠,僅靠低保過日子。每天看著天花板,不時看一看她的相片,淚水就情不自禁地往下流。”

葛藤不忍心往下說,但是,如果她不說,好像無法了解到汪香香生前與那些人有什麽仇恨,她為什麽與丈夫離婚。

“奶奶,我們今天來是想了解一下,汪香香生前和誰有仇恨沒有?”

“她前生沒有什麽仇恨!隻是和胡利斌關係不好,那是因為她一直懷不起孩子,一個星期至少吵上五次架,讓我也忍受不了,我勸我女兒,幹脆離婚吧,兩人就離婚了。離婚不到一個星期,我女兒就失蹤了,三個月後發現她的屍體在田野裏的一個溝渠裏,那是春天,農民沒有種稻穀,否則早已腐爛了。派出所的民警偵查發現,她被人殺害了。第二天,凶手被逮捕了,是一個高中生。我也不知道,為什麽一個高中生會殺害我女兒!他和她無怨無仇啊!”

“你覺得你女兒是誰殺害的?”

“我也不知道!派出所偵破了,說是那個高中生殺害了她。在案發現場,發現了那個高中生的書包,還有作案工具,一把鐮刀。高中生怎麽會帶鐮刀呢?我不相信我女兒是這高中生殺害的。我懷疑,她是被胡利斌殺害的。離婚時,我女兒罵他,而且威脅他,要去紀委告他貪汙。我懷疑,胡利斌殺害了她,我去派出所說,派出所的民警不同意我的觀點。”

葛藤和王三貢從老奶奶家出來,王三貢興奮地說:“葛隊,既然老奶奶說了,女兒可能是被她前夫殺害的,而且聽她說,前夫害怕她去紀委告他貪汙,所以殺害了她。那麽,我們可以直接逮捕胡利斌了!”

“暫時我們不要動胡利斌,先去查一查檔案,看能不能找到可疑的證據!”葛藤說。他現在不敢斷定是胡利斌殺害了汪香香,就憑老奶奶的一番話,不足以證明胡利斌殺害了汪香香。

兩人來到了公安局把當年的檔案翻了出來,葛藤發現當年仇強殺害汪香香的檔案裏,有兩次仇強的口供,但是看上去仇強簽字筆跡都不一樣。葛藤懷疑這兩分口供筆錄不是同一時間簽字。那麽,其中一份肯定是假的。

葛藤拿起兩份筆錄跑去找仇強的班主任老師曾凡學,曾凡學看了筆錄上仇強的簽字,搖頭說:“這不是仇強的筆跡。如果你們不相信,可以去學校檔案室查仇強當年的期末考試試卷。”

葛藤和曾凡學去了學校檔案室找到了仇強的試卷,同時也找到了他當年獲獎的作文,發現在兩份筆錄上的簽字,都不是仇強的簽名。

這可以斷定,當時兩份口供是假的,不是仇強的口供。

曾凡學看了口供後,噙著淚水說:“我知道仇強是個好孩子,他不會殺人的!”

葛藤對王三貢說:“這是證據,你複印兩份吧!”

“葛隊,如果仇強不是犯罪嫌疑人,那凶手又是誰呢?”

“我們還得去找當時參與這個案子的民警。劉輝進了監獄,那麽隻能去找陳先民了。當時,他參與了這個案子。

葛藤回到刑偵隊,然後打電話叫陳先民來一趟。

陳先民知道葛藤和王三貢去偵查十年前汪香香被害案。

陳先民來到了刑偵隊,見著葛藤,委屈地說:“葛隊,你找我有什麽事?”

“你先坐,先喝一杯水再說。”

王三貢給他倒了一杯水,葛藤說:“十年前,你和劉輝參與偵查一個殺人案。凶手的母親今天來到我們刑偵隊,說她兒子是冤枉的!經過我們了解,發現仇強是被冤枉的。因為當時那兩份口供,仇強的簽名不一樣,我們去了學校找了仇強的班主任老師,找到了當年的考試試卷,發現口供上的筆跡不是仇強的。我叫你來,想了解一下,當時這口供是怎麽來的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也記不起了!這案子是我和劉輝偵查的。因為當時是劉輝負責,我隻是跟著他,他叫我怎麽做,我就怎麽做!”陳先民說。

“好了!你可以走了。”葛藤憤怒地說。

陳先民走了後,王三貢見著陳先民走了,對葛藤說:“葛隊長,你怎麽讓他走了?”

“不讓他走,他能做什麽?”葛藤說。

“接下來怎麽辦?”王三貢問。

“把資料整理好,然後交給檢察院,要求汪香香案子重新審理,還仇強一個清白!”葛藤說。

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
×
加入時間章節名
暫無書簽,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~
×
閱讀主題:
正文字體:
雅黑 宋體 楷書
字體大小:
A- 16 A+
×
加入書架

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~

加入書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