偵破高手
章節目錄

第八十二章 迷案(下)

書名:偵破高手 作者:流氓怪 字數:6936

第二天葛藤還在睡覺,手機響了,看電話號碼正是武鵬打來。他立即拿起手機話,說:“哥,你起床了?”

“我起床了!你起床了沒有?”

“我馬上起床!”

“沒有關係,我在你樓下等你。”

葛藤聽了武鵬在樓下等他,急著起了床洗漱好下了樓,果然在小區門口見著了一輛黑色奧迪a6。

葛藤正準備走過去時,車窗開了,武鵬伸出頭來笑著說:“上車吧!我們先去吃早餐。”

葛藤上了車,武鵬笑著說:“我帶你去吃河川最好吃的牛肉粉,晚上就到我那山莊吃飯,我給你做幾道辣手菜!”

兩人去了一條巷子,巷子很深,見著一個角落裏排著長長的隊,大門前的牌子上寫著“劉氏牛肉粉”。

“這就是傳說的牛肉粉,吃的人挺多,再晚一點,那得排兩個小時才得吃。”武鵬如數家珍地說。

排了二十多分鍾的隊,終於輪到他們了。

吃了粉,兩人一起來到了河東分局,武鵬笑著對葛藤說:“這刑偵隊長和我有一個字相同,他叫肖仁武,我叫武鵬,兩人算是有緣了。我弟弟這個案子,說內心話,他幫了不少忙,可是一直以來沒有破。他上門來說了道歉了幾次,我也不知道怎麽辦!”

說著上了樓,在三樓見著了肖仁武,肖仁武見著葛藤笑了笑說:“我早久仰大名了!我聽了姚飛說你的名字,前一個星期你幫他偵破了一個大案子,得了局裏的表揚。我聽武鵬說了,你參加幫他破這個案子,嚇了一跳。你和武鵬是什麽關係?”

“我是他表弟!”

“哦!那好,這個案子我們互相研究,得把這案子結了!我頭痛了,一直以來破這案子,給局裏也承受了很大的壓力,每次去廳裏開會,領導都要問,我也不知道怎麽回答。”

肖仁武倒了一杯水給葛藤喝,接著說:“這個案子的卷宗我拿來了,你看一看吧!”

“看卷宗呆會再看,先了解一下這個案子的一些基本情況。”葛藤說。

“可以!”

“這個案子發生在晚上,為什麽寢室裏沒有學生嗎?”

“那天是星期五晚上,武鵬的弟弟武鬆應該說是回家去的,他沒有回家,所以,使得這個案子當時沒有目擊者。而且,當時寢室的進出口的監控器壞了近一個月了,學校沒有及時修理,使得我們偵破這個案子增加了難度。”

“學校所有監控器都壞了嗎?”

“壞了!”

“哦!當時在案發現場找到其他東西沒有?”

“沒有!即使有,也是寢室裏其他學生留下的痕跡。我們逐一盤問了,他們都不是凶手。”

“死者是被殺害的,至少屍體上有傷害過的痕跡。”

“有!胸口上有三個刀口,一刀直接刺傷了心髒,其餘兩刀刺進胃裏。”

“如果直接傷害,那可能留下指紋。”

“我們偵查過了,死者衣服上的指紋是他自己的,沒有其他人的指紋了,地上的腳印都他們寢室裏同學的腳印。”

葛藤聽了,莫非這是一個職業殺手?

“死者的衣服還在嗎?”葛藤關心起死者的遺物起來,能不能從他的遺物裏找到什麽線索。

“有!走,我帶你去看一看吧!”

肖仁武帶著葛藤下了樓,在地下室裏的一間房室裏,打開了一個櫃子,取出一個密封的熟料袋,說:“這就是當時死者留下的衣服。”

“有沒有手套?給我一雙,我戴上手套,檢查一下那衣服。”

肖仁武打開了另一個櫃子,取出了兩隻手套,說:“給!你檢查吧!”

葛藤戴上手套,打開熟料袋,是一件灰色西裝和一條牛仔褲。他先提著那衣服,有一股血腥味,衣服被鮮血染紅了。他伸手進衣服口袋裏一摸,發現袋裏有一張紙條,紙條上寫著幾個字:‘哥哥,有人欺負我!你可不在我身邊,如果你在我身邊,我就不害怕了……楊胖子,**的欺人太甚!’

葛藤拿著紙條對著肖仁武問:“那寢室裏有沒有一個姓楊的同學?”

肖仁武努力回憶了半天說:“好像沒有姓楊的同學呢!唉,我也記不清楚了,要不看一看卷宗吧!查一查當時詢問人的姓名便知道了。”

肖仁武帶著葛藤回到了辦公室,打開卷宗,果然發現寢室裏有一個姓楊的同學,叫楊聖明。

“我們可以調查一下楊聖明。”

“怎麽調查?”肖仁武驚奇地問。

“先去學校了解一下。”

武鵬看見了希望,笑著對葛藤說:“兄弟,你真是個破案高手!”

“案子沒有那麽簡單!”

“總算讓我看到了希望。”

幾個人來到了河東第二中學,肖仁武找到了武鬆當年的班主任,班主任是一位女教帥,長得漂亮,身材苗條,皮膚白嫩,說話非常溫柔。

“你們是來了解什麽的?”

“我想問一下,楊聖明同學現在做什麽?”葛藤問。

“啊!楊聖明考起了聊城大學。”

“什麽專業?”

“計算機專業!你們找他有什麽事?”

“隻是想了解一下其他事。”葛藤說。

葛藤見著班主任說完,便拉著肖仁武和武鵬幾個走了。

上了車,肖仁武忙問:“怎麽了?就問這事嗎?”

“夠了!我們直去聊城大學吧!”

武鵬興奮地說:“走!今天就走吧!武隊長,我出一切費用。你回去給領導匯報一下。”

“好!我直接給我們領導打電話匯報一下便行了。”

“你得帶上幾個兄弟一起去!”

“沒有問題!”

回到河東分局,肖仁武叫上了三個兄弟,然後去給領導匯報了情況,和葛藤武鵬坐飛機直接去了聊城。

幾個人匆匆忙忙地趕到聊城,去了校長辦公室,給校長說明了來意後,校長是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女同誌,非常配合,直接打電話給班主任把楊聖明帶到了辦公室。

楊聖明不知是什麽事,急急忙忙地跑到了校長辦公室,見著幾個穿著警察製服的人,立即轉身想跑,站在門口的一名警察一把拉住了他。

肖仁武聽了聲音,湧了出來,把楊聖明按倒在地上銬上手銬,大聲說:“不許動!”

楊聖明身高一米八左右,幾個警察按著他,他還在掙紮,憤怒地吼叫:“憑什麽抓我?”

“你為什麽要跑?――協助我們調查!”肖仁武厲聲道。

在辦公室裏,葛藤看了一眼楊聖明,問:“你為什麽殺害武鬆?”

“既然你知道了,問我做什麽?”楊聖明綠著眼珠子瞪著葛藤說。

“坦白從寬!”肖仁武大聲說。

楊聖明瞪了肖仁武一眼,沒有吭聲!

肖仁武看了葛藤有一點迷惑,不知怎麽辦,畢竟楊聖明隻是一個犯罪嫌疑人,沒有百分之百的證據武鬆是他殺害的。

葛藤嚴肅地說:“楊聖明,你知道我們今天為什麽逮捕你嗎?”

“不知道!”

“那回到河川你就明白了。坦白從寬,抗拒從嚴!離開聊城,你就沒有解釋權力,一切由法院來判決。”

楊聖明耷拉著頭說:“我認罪!”

“武鬆是不是你殺害的?”

“是!”

“好!那跟我們走吧!”

回到了河川,肖仁武叫上葛藤一起審問楊聖明。

“你為什麽要殺害武鬆?”葛藤問。

“武鬆在班裏成績好,而且是班長,老師和同學都喜歡他。有一次考試,我擔心考不好,悄悄地抄了班裏的一個女同學的試卷,他坐在我後麵發現了,直接給班主任說。班主任在班裏狠狠地教訓了我一頓!我就起了歹心,找一個機會暴打他一頓。”

“有一天,我幾個要好的哥們在寢室裏找他,教訓了他,並要他給我道歉!他道歉了,沒有想到他竟然給班主任說,班主任罵了我一頓。一個星期五下午,我見著武鬆一個人在寢室裏打掃衛生,認為機會來了,就有意挑釁。武鬆聽了我的話,知道是來找岔,理直氣壯地與我論理。兩人說著便打了起來,他個子小,根本打不過我。他便從床底下麵拿出一根木棒向我頭上打過來,我挨了一棒,便從床上拿出匕首向他刺去,也許過度激動,不知刺了幾刀。當我清醒過來時,才發現自己殺了人。”

“……為了躲避法律追究,想著看電影時,學著電影裏的犯罪分子殺了人處理現場,悄悄地把衣服換了丟在河裏,然後回到家。”

目錄 設定 書架 書頁
×
加入時間章節名
暫無書簽,點擊閱讀器右上角可以添加書簽哦~
×
閱讀主題:
正文字體:
雅黑 宋體 楷書
字體大小:
A- 16 A+
×
加入書架

喜歡這本書就加書架吧~

加入書架